23456
1 2 3 4 5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服务  >  以案说法
正当防卫新规出台,矫正“谁死伤谁有理”的错误倾向
文章作者:王俊   文章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20-09-04  浏览:5049 次   字体大小 :

正当防卫的起因是存在不法侵害。不法侵害既包括侵犯生命、健康权利的行为,也包括侵犯人身自由、公私财产等权利的行为;既包括犯罪行为,也包括违法行为。






2018年昆山反杀案引起广泛关注,并引发对正当防卫的讨论。今天(9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依法适用正当防卫制度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提出了十方面规则,来规定正当防卫、防卫过当和特殊防卫的具体适用。


近年来,昆山反杀案、赵宇正当防卫案等涉正当防卫案件常常引发广泛关注,讨论激烈。


微信图片_20200904121519.jpg

▲监控视频拍下的昆山反杀案现场画面。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微信图片_20200904121524.jpg

昆山反杀案视频截图




根据最高检12309公开网文书统计,2017年1月至2020年4月,全国检察机关办理涉正当防卫案件中,认定正当防卫不批捕352件、不起诉392件。根据案件趋势,2019年不批捕件数和人数同比增长105.4%;不起诉件数和人数同比增长分别为107.9%、110%。

 

最高检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劳东燕表示,涉正当防卫不捕不诉案件同比大幅增长的背后,充分体现了正当防卫理念的重塑,推动公平正义以人民群众看得见、听得懂的方式加以实现,也使得“法不能向不法让步”的理念日益深入人心。



━━━━━

面对哪些侵害可以正当防卫?七问“正当防卫”认定新规


只有面对生命危险时才能正当防卫吗?防卫时造成侵害人死亡怎么办?面对一群不法侵害人是否只能对主要侵害人实施防卫?正当防卫“松绑”是否会被滥用?

 

一问:面对哪些侵害可以实施正当防卫?

——非法入侵住宅、对拉拽公交方向盘、殴打司机的,可实行正当防卫

 

微信图片_20200904121529.jpg

▲涞源反杀案




正当防卫的起因是存在不法侵害,什么是不法侵害?

 

《指导意见》第五条对不法侵害作出详细规定:不法侵害既包括侵犯生命、健康权利的行为,也包括侵犯人身自由、公私财产等权利的行为;既包括犯罪行为,也包括违法行为;既包括针对本人的不法侵害,也包括危害国家、公共利益或者针对他人的不法侵害。对于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等不法侵害,可以实行防卫。

 

对于正在进行的拉拽方向盘、殴打司机等妨害安全驾驶、危害公共安全的违法犯罪行为,可以实行防卫。成年人对于未成年人正在实施的针对其他未成年人的不法侵害,应当劝阻、制止;劝阻、制止无效的,可以实行防卫。

 

二问:如何界定不法侵害“正在进行”?

——按社会公众一般认知,依法作出合乎情理的判断,不能苛求防卫人

 

微信图片_20200904121534.jpg

▲便利店员工勇斗持刀劫匪10秒连砸6酒瓶将其砸晕,被警方认定为正当防卫。




正当防卫必须是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即不法侵害已经开始,尚未结束。

 

关于时间条件的判断,《指导意见》第六条强调,对于不法侵害是否已经开始或者结束,应当立足防卫人在防卫时所处情境,按照社会公众的一般认知,依法作出合乎情理的判断,不能苛求防卫人。

 

最高法研究室主任姜启波表示,办案中要把防卫人当普通人,不能强人所难。实践中,个别案件的处理结果与社会公众的认知出现较大偏差,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办案人员脱离防卫场景进行事后评判,而没有充分考虑防卫人面对不法侵害时的特殊紧迫情境和紧张心理。这就势必导致对正当防卫的认定过于严苛,甚至脱离实际。


姜启波解释,必须坚持一般人的立场作事中判断,即还原到防卫人所处的具体情境,设身处地思考“一般人在此种情况下会如何处理”,坚持综合判断原则,不能对防卫人过于严苛,不能强人所难,更不能做“事后诸葛亮”。

 

三问:防卫时造成侵害人死亡怎么办?

——针对严重暴力行为可实施特殊防卫,致侵害人死亡不负刑责

 

面对杀人、强奸、强奸等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行为,刑法有特殊防卫的规定。此前,检察机关办理的昆山“龙哥”案、河北涞源反杀案等都是依法适用特殊防卫作出处理。

 

此次《指导意见》对如何准确认定特殊防卫作了进一步细化规定。

 

对于 “行凶”这一司法实践中的认定难点,《指导意见》强调了两方面的判断因素:一是使用致命性凶器;二是对他人人身安全造成现实、严重、紧迫的危险。

 

对于“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不是指向具体的罪名,而是指具体的犯罪手段。《指导意见》指出,在实施不法侵害过程中存在杀人、抢劫、强奸、绑架等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行为的,如以暴力手段抢劫枪支、弹药、爆炸物或者以绑架手段拐卖妇女、儿童的,可以实行特殊防卫。


 

微信图片_20200904121538.jpg

▲赵宇正当防卫案。2018年12月26日晚,黑龙江小伙赵宇发现楼下有人呼救,遂下楼制止施暴,过程中踹到了施暴者的腹部,被警方以涉嫌故意伤害罪拘留十四天,后又以过失致人重伤罪被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移交晋安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9年2月21日,晋安区人民检察院鉴于赵宇有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赵宇作出了不起诉决定。




实施特殊防卫,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最高检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劳东燕表示,考虑到这些犯罪都严重威胁人身安全,被侵害人面临正在进行的暴力侵害,很难辨认侵害人的目的和侵害程度,也很难掌握实行防卫行为的强度。如果规定得太严,就会束缚被侵害人的手脚,妨碍其与犯罪作斗争的勇气,不利于公民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自身合法权益。

 

四问:如何认定正当防卫是否“过当”?

——立足防卫人防卫时所处情境,结合社会公众一般认知作出判断

 

与正当防卫相比,防卫过当只是突破了限度条件,即“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为统一法律适用,《指导意见》明确:认定防卫过当应当同时具备“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和“造成重大损害”两个条件,缺一不可。

 

判断是否“明显超过必要限度”,《指导意见》指出,要立足防卫人防卫时所处情境,结合社会公众的一般认知作出判;“造成重大损害”是指造成不法侵害人重伤、死亡。造成轻伤及以下损害的,不属于重大损害。


 

微信图片_20200904121543.jpg

▲福州赵宇获见义勇为表彰:再发生类似事件会把握好度。




最高法解释,防卫是否“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应当综合不法侵害的性质、手段、强度、危害程度和防卫的时机、手段、强度、损害后果等情节,考虑双方力量对比,立足防卫人防卫时所处情境,结合社会公众的一般认知作出判断。在判断不法侵害的危害程度时,不仅要考虑已经造成的损害,还要考虑造成进一步损害的紧迫危险性和现实可能性。

 

五问:是否只能针对直接侵害人实施防卫?

——防卫对象包括现场组织者、教唆者等共同实施不法侵害的人

 

面对一群不法侵害人,实施共同侵害,作为防卫人,是否只能对主要侵害人进行反击,此前,一直存在争议。

 

姜启波表示,正当防卫是“正对不正”,必须针对不法侵害人进行。但是,不能狭隘地将不法侵害人理解为直接实施不法侵害的人,而是也包括在现场的组织者、教唆者等共同实施不法侵害的人。

 

不法侵害人是未成年人怎么办?《指导意见》规定,明知侵害人是无刑事责任能力人或者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的,应当尽量使用其他方式避免或者制止侵害;没有其他方式可以避免、制止不法侵害,或者不法侵害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可以进行反击。

 

六问:发生争执后还手是“正当防卫”吗?

——先动手一方手段明显过激,或对方努力避免仍继续侵害,还击一方一般应认定为防卫行为

 

因现实中,防卫行为与斗殴有具有外观上的相似性,《指导意见》要求通过综合考量案发起因、对冲突升级是否有过错、是否使用或者准备使用凶器、是否采用明显不相当的暴力、是否纠集他人参与打斗等客观情节,准确判断行为人的主观意图和行为性质。

 

因琐事发生争执,双方均不能保持克制而引发打斗,对于有过错的一方先动手且手段明显过激,或者一方先动手,在对方努力避免冲突的情况下仍继续侵害的,还击一方的行为一般应当认定为防卫行为。

 

微信图片_20200904121548.jpg

▲黄海龙案。2017年4月6日,在黑龙江富锦市交警大队事故中队的走廊里,黄海龙和冯思铖为各自亲友的交通事故协商,双方因赔偿问题发生口角,冯思铖掏出随身携带的尖刀将黄海龙腹部刺伤,黄海龙抢下尖刀后将冯思铖刺伤,致其当场死亡。一审判决黄海龙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翻拍。




双方因琐事发生冲突,冲突结束后,一方又实施不法侵害,对方还击,包括使用工具还击的,一般应当认定为防卫行为。不能仅因行为人事先进行防卫准备,就影响对其防卫意图的认定。

 

七问:正当防卫“松绑”是否会被滥用?

——“松绑”在法治框架内进行,要防止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正当防卫“松绑”、鼓励正当防卫是否会导致逞凶斗狠、防卫权滥用?

 

《指导意见》在强调维护公民正当防卫权利的基础上,也强调要防止权利滥用,对于以防卫为名行不法侵害之实的违法犯罪行为,要坚决避免认定为正当防卫或者防卫过当。

 

具体规则的设定方面,第七条强调:“明知侵害人是无刑事责任能力人或者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的,应当尽量使用其他方式避免或者制止侵害”;第十条明确:“对于显著轻微的不法侵害,行为人在可以辨识的情况下,直接使用足以致人重伤或者死亡的方式进行制止的,不应认定为防卫行为”。

 

不法侵害系因行为人的重大过错引发,行为人在可以使用其他手段避免侵害的情况下仍故意使用足以致人重伤或者死亡的方式还击的,不应认定为防卫行为



━━━━━

认定正当防卫时应矫正

“谁死伤谁有理”的错误倾向


最高法研究室主任姜启波表示,实践中,“人死为大”的观念在社会上仍然根深蒂固。《指导意见》要求把握立法精神,严格公正办案,切实矫正“谁能闹谁有理”“谁死伤谁有理”的错误倾向。


“人死为大”的观念在社会上仍根深蒂固


微信图片_20200904121552.jpg

▲河北涞源反杀案,河北省涞源县检察院决定对王新元、赵印芝不起诉。程丁摄




姜启波表示,实践中,“人死为大”的观念在社会上仍然根深蒂固。电梯劝阻吸烟猝死、私自爬树摘杨梅坠亡等事件之所以会成为诉讼案件,明显是受到这一观念的影响;有的涉正当防卫案件在处理时之所以出现偏差甚至严重失当,也与此有关。


“这种不问是非、不分对错一味强调‘人死为大’的观念显然与法治原则不相符。”他说。


因此,《指导意见》要求切实矫正“谁能闹谁有理”“谁死伤谁有理”的错误倾向。





对防卫人不能过于严苛,更不能做“事后诸葛亮”

微信图片_20200904121557.jpg

▲罗翔经典的“粪坑案”举例




人民法院在审理涉及正当防卫案件的过程中,要把防卫人当普通人,不能强人所难。姜启波表示,实践中,个别案件的处理结果与社会公众的认知出现较大偏差,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办案人员脱离防卫场景进行事后评判,而没有充分考虑防卫人面对不法侵害时的特殊紧迫情境和紧张心理。这就势必导致对正当防卫的认定过于严苛,甚至脱离实际。


因此,必须坚持一般人的立场作事中判断,即还原到防卫人所处的具体情境,设身处地思考“一般人在此种情况下会如何处理”,坚持综合判断原则,不能对防卫人过于严苛,不能强人所难,更不能做“事后诸葛亮”。


此外,办案中要坚持法理情统一,不能简单司法。办理正当防卫案件,要注重查明前因后果,分清是非曲直,确保案件处理符合人民群众的公平正义观念,真正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

相关案例

被打两记耳光后持菜刀连砍他人头部 不认定为正当防卫


案情:家庭情感纠纷引发刑案


被告人刘金胜与黄某甲非婚生育四名子女。2016年10月1日晚9时许,被告人刘金胜与黄某甲因家庭、情感问题发生争吵,刘金胜打了黄某甲两耳光。黄某甲来到其兄长黄某乙的水果店,告知黄某乙其被刘金胜打了两耳光,让黄某乙出面调处其与刘金胜分手、孩子抚养等问题。


黄某乙于是叫上在水果店聊天的被害人李某某、毛某某、陈某某,由黄某甲带领,于当晚10时许来到刘金胜的租住处。黄某乙质问刘金胜,双方发生争吵。


黄某乙、李某某各打了坐在床上的刘金胜一耳光,刘金胜随即从被子下拿出一把菜刀砍伤黄某乙头部,黄某乙逃离现场。李某某见状欲跑,刘金胜拽住李某某,持菜刀向李某某头部连砍三刀。


毛某某、陈某某、黄某甲随即上前劝阻刘金胜,毛某某、陈某某抱住刘金胜并夺下菜刀后紧随李某某跑下楼报警。


经鉴定,黄某乙的伤情属于轻伤一级,李某某的伤情属于轻伤二级。


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判决认为:正当防卫以存在现实的不法侵害为前提,对轻微不法侵害直接施以暴力予以反击,能否认定为正当防卫,应当结合具体案情评判。黄某乙、李某某各打被告人刘金胜一耳光,显属发生在一般争吵中的轻微暴力。


此种情况下,刘金胜径直手持菜刀连砍他人头部,不应认定为防卫行为。综合案件具体情况,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刘金胜有期徒刑一年。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两记耳光属一般争吵中的轻微暴力 有别于有目的的攻击性不法侵害行为


根据刑法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正当防卫是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制止行为。


“司法适用中,既要依法维护公民的正当防卫权利,也要注意把握界限,防止滥用防卫权,特别是对于针对轻微不法侵害实施致人死伤的还击行为,要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准确认定是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还是一般违法犯罪行为。”最高法表示。


本案中,黄某乙、李某某打刘金胜耳光的行为,显属发生在一般争吵中的轻微暴力,有别于以给他人身体造成伤害为目的的攻击性不法侵害行为。因此,刘金胜因家庭婚姻情感问题矛盾激化被打了两耳光便径直手持菜刀连砍他人头部,致人轻伤的行为,没有防卫意图,属于泄愤行为,不应当认定为防卫行为。


因恋爱、婚姻等引发的不法侵害 优先选择其他制止手段而非致人死伤的还击行为


最高法在阐明该案典型意义时表示,办理涉正当防卫案件,要根据整体案情,结合社会公众的一般认知,做到依法准确认定。


对于因恋爱、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或者因劳动纠纷、管理失当等原因引发的不法侵害,特别是发生在亲友之间的,要求优先选择其他制止手段,而非径直选择致人死伤的还击行为,符合人民群众的公平正义观念,契合我国文化传统。


对于相关案件,在认定是否属于正当防卫以及防卫过当时,要综合案件具体情况、特别是被害方有无过错以及过错大小进行判断。


本案中,刘金胜与黄某甲因家庭、情感问题发生争吵,刘金胜打了黄某甲两耳光,这是引发后续黄某乙、李某某等实施上门质问争吵行为的直接原因。换言之,本案因家庭琐事引发,且刘金胜具有重大过错。据此,法院对刘金胜致人轻伤的行为,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契合人民群众公平正义观念,实现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编辑:文文

分享到: